上海卓丽”传销人员藏在廊坊燕郊 男子被控36天后逃离

   “通州一个项目很有赚头,你快来吧。”接到老乡的电话后,四川仪陇的晏先生赶紧来京考察项目,结果被传销组织控制了36天。前天,谎称去银行取钱的晏先生终于寻机脱身,他向本报记者讲述了这36天的遭遇。“没想到,在距离北京这么近的燕郊翟家庄村,竟然有如此大规模的传销团队。最令人痛心的是,传销人员以‘90后’的年轻人为主,他们每天做着发财梦,却在邪路上越走越远。我愿意配合警方,把身陷其中的受害者们解救出来。”

   中招

   一下火车就上了“贼船”

   晏先生是一个在工地上包活儿的小承包商。“一个老乡说通州有个工地的活儿很有赚头,我就来了。”10月28日,晏先生到达北京西站,接站的不仅有他的老乡,还有两个陌生人,如此阵仗让他感动不已。他万万没想到,从他出站那一刻起,就进入了传销组织的圈套。

   晏先生的老乡拉着他在天安门等地转悠,一直转到天黑,才到了老乡所说的“北京通州的一个村子”。虽然老乡告诉晏先生第二天再去看工地,但他很快发现,这里的人既没有穿工作服,也没有戴安全帽,于是警觉起来。

   吃晚饭时,晏先生断定自己是被骗到传销组织了。“炖烂白菜,炒土豆丝,还有一个汤,没有肉也没有油,十八九个人吃。”第二天一早,晏先生醒来后发现手机不见了,而且不管他去哪儿,身后总有两个人跟着。

   至此,他的老乡终于吐露了实情:“其实没有工地,我们是卖货的行业,就是直销。”

   洗脑

   做着发财梦还天天挨骂

   既然老乡亮明了底牌,逃脱也暂不可能,晏先生只好佯装顺从,开始了被洗脑的过程。晏先生说,这个组织自称是“上海卓丽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”,销售一种名为“蓓尔妃”的化妆品。洗脑的内容除了人生成功学,就是“公司”的各种好,“赚上几百万,开车接老妈”。

   每天,晏先生和其他人早上7点起床,没有早点,就地在屋里学习“人生五大观”,然后坐在砖块垒的凳子上听课5个小时,其间还要干活,晚上9点睡觉,每天只能吃两顿饭。“最让人接受不了的是,还要天天被骂。”而“组织”里的上级说,挨骂也是课程的一部分。

   晏先生说,传销组织中有很多像他一样的新人。对于他们的被骗,传销组织称之为“考察”。晏先生说,这个传销组织销售的化妆品一套是2900元,自己“消费”一套,就算是一个经销商,然后每卖出一套,就有15%的奖金。但是,他从来没见过这套化妆品的实物什么样。

   由于晏先生“表现不错”,他的手机被还了回来。“但还是没自由,打电话旁边总有人听着,不让你乱说话。”

   见闻

   为了当主任争着去骗人

   晏先生说,在传销组织中,并不是每个人都没有自由。只要成为“主任”,就能拥有自由,离开这个地方。而要达到“主任”级别,需要卖64套化妆品。于是,为了成为“主任”,不少人骗朋友,骗亲戚,有的甚至一家老小全在里面。

   一个来自云南普洱的小伙子,给晏先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“他是被女朋友从上海骗过来的。小伙子坐着飞机去看女朋友,见面后发现是传销转身就想跑,结果被抓住还挨了一顿揍。”

   晏先生说,这个传销组织中年轻人居多,最多的是“90后”,甚至相当一部分是在校的大学生。“晚上5点多下课后,村子里到处都是年轻人。”据晏先生估算,这个传销组织约有2000人左右,分广西、广东、云南三个团队。他所在的云南团队有400多人,光“主任”就30多个。晏先生说,几乎每天都有人被骗过来,但很少有能成功逃走的。团队负责人曾得意洋洋地自称,“这里是天子脚下没人能管”,所以很多人放弃了逃走的打算。

   脱身

   去银行取钱时趁机脱身

   在传销窝点一连待了36天,晏先生终于等到了逃走的机会。

   晏先生说,传销分子几次让他把妻子也骗过来,他坚决不干,结果挨了好几顿揍,眼角都被打破了。后来,他又被逼着打电话给老母亲,谎称妻子在北京出了车祸,让老母亲汇4000元钱过来。

   晏先生偷偷把自己身陷传销窝点的事情告诉了老母亲。他让老母亲谎称已经汇款,然后借着去银行取钱的机会逃跑。前天下午,两名传销分子“押着”晏先生去取钱。刚一进银行,晏先生立刻大喊“救命”,结果两个人吓得撒腿就跑。这样,晏先生才算逃离魔窟。

   从鞋垫里取出藏好的信用卡,晏先生立即打车前往北京市区。这时他才知道,所谓的“天子脚下”并不是北京通州,而是河北燕郊一个叫翟家庄的村子。一打听,这个村子几乎全是搞传销的。

   重获自由之后,晏先生气愤难平。他再三向记者表示,愿意配合警方,希望有关部门能够重拳出击,把身陷传销组织的受害者们解救出来。





展开全文

最新文章